<cite id="dpphj"><span id="dpphj"></span></cite>
<del id="dpphj"></del>
<progress id="dpphj"></progress><cite id="dpphj"></cite><ins id="dpphj"></ins>
<th id="dpphj"><i id="dpphj"><th id="dpphj"></th></i></th>
<cite id="dpphj"><del id="dpphj"></del></cite>
<ins id="dpphj"></ins>
創建時間:2018年12月6日 17:09:01 閱讀次數:

【新浪四川】全川首家“選課走班”高中生畢業了!他們從棠中走向北大、人大、復旦、浙大……

新浪四川教育 晏麗蓮/文、圖

  2016年2月,在四川成都雙流,一所學校悄然進行了一場教育教學模式的顛覆性變革——全面推行高中“選課走班”。兩年多來,改革的歷程備受關注,社會各界有稱贊、有效仿,也有質疑、有觀望。
  2016年2月,在四川成都雙流,一所學校悄然進行了一場教育教學模式的顛覆性變革——全面推行高中“選課走班”。兩年多來,改革的歷程備受關注,社會各界有稱贊、有效仿,也有質疑、有觀望。
  2018年6月,首屆“選課走班”高中學生終于畢業,優異的高考成績是他們青春奮斗的最佳匯報,也是彰顯棠湖中學“選課走班”改革成效的最強音——
  張勁松:北京大學
  康鑫瑞:北京大學
  鄭宇凡、班珠丹塔:浙江大學
  馬書濤:復旦大學
  謝伊雯:中國人民大學
  陳兆潤:上海交通大學
  楊穎、沈龍祥:武漢大學
  丁湘靈:華中科技大學
  羅麗:哈爾濱工業大學
  陳辰: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楊冷峻:中國科學院大學
  張政權: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
  趙佳峰、祝江根、楊書凌:中南大學……
  據棠湖中學家長委員會自發統計,高2015級971人參加高考,應屆一本突破600人(其中,600分以上200余人),理科A+班平均成績653分……而考出優異成績的棠湖中學“選課走班”第一屆學生,2015年入學時的成績卻并不理想——從縱向看,是棠湖中學近三屆(高2013級、2014級、2015級)入口成績最差的一屆;從橫向看,2015年中考,雙流區前200名棠中僅錄取49人,全區前428名棠中僅錄取114人,全區前894名棠中僅錄取264人。頂著入口成績不理想和“選課走班”改革“摸著石頭過河”的雙重重壓,棠中以一張漂亮的成績單為這場開全省先河的教育變革,豎起了第一座成功的里程碑。
  第一屆學生談“選課走班”,他們這樣說
  一所真正優秀的學校,她的榮耀應該是銘刻在學生的心里。三年高中時光,作為全省第一批“選課走班”的畢業生,棠中高2015級學子應該是對這場改革最有發言權的人。
  康鑫瑞:“選課走班讓我更加努力”
  理科總分678分,同時通過了北京大學博雅計劃,加40分被北大錄取,康鑫瑞以718的高分被北大鎖定。
  在康鑫瑞的評價中,母校棠湖中學是一所開放、包容、創新的學校。也正是因為有這樣的氛圍,康鑫瑞對于“選課走班”這種新的教學模式并沒有任何的惶恐不適。成績優異、全面發展的他,各個學科都被分到A+層次,和同一層次的學霸一起上課,康鑫瑞坦言:“競爭壓力有點大,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一不小心就會落后,需要不斷激勵自己,保持良好的學習狀態,全身心投入學習。”
  不同老師教法不同,康鑫瑞更喜歡上課有趣,課堂氛圍好的老師。在“選課走班”模式下,康鑫瑞能夠去選擇教法更切合的老師。“在我們班上,老師上課會講得更有深度,更強調培養我們的自主學習能力,給了我很多學習空間。”
  張勁松 “選課走班讓我認識更多朋友”
  三年前之所以選擇棠中,張勁松說一個原因是被學校的新校區“迷”住了,另一個原因就是聽說棠中要在全省率先進行“選課走班”。“我知道新高考改革之后都會實行選課走班,所以對這種新的模式,內心還是比較向往的。”
高一下學期,期待已久的“選課走班”終于開始,初期張勁松是興奮的,“每節課上課的同學都不一樣,老師還可以自己選擇,遇到不適應的老師,我們可以申請調換班級,這種情況,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考上北大,對三年前的張勁松來說,其實是一件有點“異想天開”的事,“其實初中我自己的目標只是考上川大,以前自己在學習上有些懶散,后來進入棠湖中學后,尤其是開始選課走班后,因為身邊都是很厲害的同學,讓我感覺到有壓力,在學習上更加努力。”
  在學生相同層次的班級里,老師的教學也變得更加有針對性,張勁松所在的數學A+班,老師會省去大多數講基礎的時間,集中精力帶領學生攻克難題,不斷提高學生的深度與廣度。
  走班給張勁松帶來的意外收獲是社交能力,“以前我其實有點內向,身邊都是熟悉的同學,沒有想過要去社交,走班之后,我必須面對很多不認識的同學,必須讓自己和他們交流,慢慢地我感覺自己在性格上有了很大的改變。”
鄭宇凡 “選課走班讓我更自律”。
  來到棠中,鄭宇凡的父母有些擔憂,和大多數父母一樣,對“選課走班”都感到不安,不想女兒成為第一屆。但鄭宇凡想要嘗試新的東西,同時也出于于棠中這所省內改革創新名校的信任,毅然來到了這里;如今即將跨入浙江大學的校門,鄭宇凡用成績證明了自己三年前的抉擇是正確的。
  走班之初,鄭宇凡也有些不適應,因為要換教室的緣故,課間總是很忙,沒有了固定的書桌,要帶著下一節課要用的書本到處走,找教室。在慌亂過后,鄭宇凡開始學會提前看好課表,準備好一上午要用的書本,甚至不用看課表,也能準確無誤找到自己的教室。
  “剛開始覺得課間要花費很多時間在換教室上,但熟悉了之后,并且我們的教室都在樓上樓下,其實也用不了多長時間,課間還能走走清醒一下,讓自己下節課精神狀態更好。”
  對鄭宇凡來說,“選課走班”帶給她的是更加自律的學習,“因為要要換教室,所以我必須提前準備好學習的用具、規劃好時間,相比以前,我自己在規劃能力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以后大學其實也是走班,我已經提前適應了這種方式,未來也能夠繼續將高中的這些習慣延續下去。”
  克服改革重重困難,棠湖中學在摸索中毅然前行
  如今棠湖中學的“選課走班”已經井然有序、成績斐然,但改革的歷程,卻是困難重重。棠中校長劉凱在推行“選課走班”前,其實是猶豫的,學校正值搬遷新校區,再加上改革,各種事務繁雜。一次與骨干老師們的談話堅定了校長的信心,教師們對改革的支持和期盼讓劉校長當即拍板開啟了這場全省先例的變革。
  “選課走班”前的寒假,所有老師集中培訓、學習,提前適應全新的教學模式。開學前夕,為了保證不出任何紕漏,棠湖中學的老師們奮戰通宵,手動為近千名學生排課,最終實現一生一課表。
  棠中通過分層、分科、分班,將不同科目分為不同層次,由學生自主選擇加學校指導的方式,根據學生的學習情況不同 ,選擇不同層次不同班級,讓學生能夠與同一水平的學生一起學習,老師在教學上更具有針對性,有力地解決優生“吃不飽”、后進生“吃不好”的教學困局。
  老師感嘆“工作強度比帶高三還要累”
  “選課走班”的開端不是一帆風順,后續更是困難重重,全體老師只能頂住壓力,加倍努力,因為背后有太多雙眼睛在盯著這場變革。沒有可以借鑒的經驗,誰也不知道結果將會怎樣,高2018屆教師李建軍曾感嘆:“一開始改革,工作強度比帶高三還要累。”
  最讓老師感覺有壓力的還是學生擁有了選擇老師的權利,“選課走班對于我來說其實是有點惶恐的,因為學生可以選擇老師,所以害怕他們不選我,不喜歡我,壓力比以前大了,只能不斷提升自己,每天我都要反思,自己的課對學生有沒有吸引力?亮點在哪里?不斷反省自己。”李建軍曾這樣告訴前來采訪的媒體。
  正是這種選擇,倒逼老師們想方設法把課上得“有滋味、有盼頭”。老師積極性被調動起來,自覺提高授課質量,最終取得優異的教學成果也是水到渠成。
  北大、復旦、人大、浙大……隨著高考錄取的進行,棠中學子不斷收獲著驚喜,這既是源自學生不懈的努力,也是棠中全體師生勇于創新變革的成果,實踐出真知,棠中“選課走班”模式下第一屆高中學生的優異成績,無疑給了全川面對新高考的信心和勇氣,更激勵著棠湖中學全體師生奮發前行,不斷推進創新變革,用更喜人的成績給學生、家長和社會交上滿意的答卷。

【新浪四川】全川首家“選課走班”高中生畢業了!他們從棠中走向北大、人大、復旦、浙大……2018.08.06

最后修改時間:2018年12月6日 17:09:01 編輯:胡娜
六月丁香成人站